?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聯系電話
010-63356993
二維碼
行業動態

法官以案說法:注冊商標跨類使用的責任認定

2021-01-19 發布 大通天成小編 閱讀量:82
法官以案說法:注冊商標跨類使用的責任認定,在注冊商標的權利狀態不穩定的情況下對合法來源進行審查,除了常規審查標準之外,還應當綜合分析銷售商對商標權利狀態的預判能力、...
關鍵詞: 注冊商標 商標注冊

  【案號】

  (2018)粵03民初761號

  【裁判要旨】

  在注冊商標的權利狀態不穩定的情況下對合法來源進行審查,除了常規審查標準之外,還應當綜合分析銷售商對商標權利狀態的預判能力、在商標權利狀態反復過程中的行為是否具有合理性、在商標權利確定后的應對措施。

  商標侵權賠償數額的認定應當兼顧“填平原則”和 “公平原則”,既要鼓勵和支持商標權人的維權活動,對侵權人起到警告和打擊作用,也要摒棄對商標注冊效力的過度迷信,重視實際使用標識形成的合法利益,使得商標保護力度與商標使用情況相匹配。

  【案情簡介】

  原告安格洛聯營公司以被告寶愛貿易(青島)有限公司(下稱寶愛公司)、深圳市全然服飾有限公司(下稱全然公司)、浙江天貓網絡有限公司(下稱天貓公司)涉嫌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為由,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深圳中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的商標專用權,發布聲明以消除影響,并判令被告寶愛公司、全然公司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5000萬元。

  法院經審理查明,安格洛聯營公司依法享有第973732號“鷹圖形”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25類;享有第964902號、第13902933號“鷹圖形”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均為第18類,三個商標均在有效期內。

  1997年4月7日,安格洛聯營公司注冊了第973732號商標,主要用于委托他人制造相關商品出口銷售。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均裁判該商標因連續三年停止使用被撤銷。安格洛聯營公司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高院)撤銷了原商評委裁定和一審判決。原商評委重新做出維持該商標的裁定后,金某琪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稱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裁定提審該案,并中止原判決的執行。2019年9月19日,最高法院維持二審法院判決。

  2010年8月28日,金某琪注冊了第3050013號“鷹圖形+BOY”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25類。2014年5月20日寶愛公司繼受取得該商標。原商評委認為該商標與原告在先注冊的第973732號商標構成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對第3050013號商標予以撤銷。金某琪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撤銷原商評委的裁定。安格洛聯營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北京高院撤銷一審判決,駁回金某琪的訴訟請求。寶愛公司、金某琪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2017年12月19日,最高法院裁定駁回寶愛公司、金某琪的再審申請。2018年1月13日,第3050013號商標被宣告全部無效。

  2017年11月,被告全然公司天貓網店和寶愛公司官網均展示了標有“鷹圖形+BOY”標識的帽子、衣服、小包商品的圖片。經比對,分別與原告第973732、964902、13902933號“鷹圖形”商標構成相似,構成商標侵權。全然公司提供了相關證據證明侵權產品來源于寶愛公司。因為第973732號商標、原3050013號商標權利均不穩定,在寶愛公司提起再審申請、委托鑒定機關論證原告第973732號商標的被維持的可能性極低的情況下,全然公司繼續銷售侵權商品。在原3050013號商標被撤銷后,全然公司主動關停網店。法院認定其合法來源抗辯成立。

  2019年12月24日,深圳中院作出(2018)粵03民初761號民事判決,判決寶愛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安格洛聯營公司第973732號、第964902號、第13902933號商標的行為,賠償安格洛聯營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100萬元。全然公司對前述金額中的合理維權支出23.4283萬元與寶愛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駁回安格洛聯營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本判決已于2020年1月31日生效。

  【法官評析】

  本案中,原告第973732號商標效力、被告寶愛公司原第3050013號商標的效力狀態均不穩定,均是由最高法院做出終局判決確定商標效力。兩個商標長達五六年的不斷反轉的審查過程,對于認定合法來源抗辯、確定賠償金額產生重要的影響,使得本案的裁判具有特殊意義。

  第一,本案體現了在商標權利狀態不穩定情況下,人民法院對合法來源抗辯中銷售商主觀要件的特殊審查標準。一般而言,人民法院會根據涉案商標的知名度、銷售商的經營規模和專業化程度、銷售商對提供者資質的審查、進貨價格等方面判斷銷售商是否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從而認定其主觀上是否明知銷售的是侵權商品。本案中,如果以第3050013號注冊商標被宣告無效、專用權自始即不存在為由,一刀切地認定被告全然公司明知銷售的是侵權商品,明顯不能反映全然公司在本案中的真實主觀狀態,苛責了全然公司在這場曠日持久的商標大戰中的注意義務,有違公平原則。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本案案情和一般市場經營者的知識、經驗,綜合分析全然公司對于商標權利狀態的預判能力、在商標權利狀態反復過程中的行為是否具有合理性、在商標權利狀態確定后的應對措施,判斷其是否具有商標侵權的主觀故意,其主張合法來源抗辯能否成立。

  本案中,原商評委、兩級法院對第973732號商標、原第3050013號商標的效力的認定結果均不相同,證明上述兩個商標權利狀態的確定極具復雜性、專業性。全然公司作為普通的市場經營主體,不具備對于如此復雜的法律適用問題進行預判的能力。在寶愛公司進行了相關不侵權承諾的情況下,全然公司信賴原商評委、一審法院關于原告第973732號商標應當被撤銷的裁判結果,繼續銷售帶有侵權標識的商品,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原告第973732號商標被最終確定有效后,全然公司主動停止侵權行為,也體現了全然公司審慎經營的態度。綜上,全然公司主觀上不具有過錯,其關于侵權商品從寶愛公司處采購的合法來源抗辯成立。

  第二,人民法院在適用法定賠償條款,酌情確定賠償金額時,應當考慮商標的實際使用情況。一般而言,商標侵權損害賠償遵循“填平原則”。但是,商標在商業活動中實際使用是商標受法律保護最重要、最基本的條件。只有通過使用,才能把商標符號與商品或服務聯系起來,使商標產生識別性功能,才能積累“商譽”,形成商標權保護的客體,從而擁有法律保護的實體性價值。在商標權利狀態不穩定情況下,如果權利人注冊商標后不積極投入商業使用,相反侵權人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經營商品或者服務,機械地適用“填平原則”,按照侵權人在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來判定商標侵權賠償的數額,會導致侵權人的投入力度越大,權利人獲得的賠償越多,明顯有失公平。最高法院在《關于當前經濟形勢下知識產權審判服務大局若干問題的意見》中也明確規定:“妥善處理注冊商標實際使用與民事責任承擔的關系,使民事責任的承擔有利于鼓勵商標使用,激活商標資源,防止利用注冊商標不正當地投機取巧。”

  本案中,原告在對第973732號商標的使用有限,反觀被告寶愛公司、全然公司,在原第3050013號商標存續期間,二者對使用“鷹圖形+BOY”標識的商品進行了大量的宣傳、推廣工作,其積極經營行為使得使用該標識的商品線上銷售額高,線下實體店鋪數量多,遍布廣。二被告獲得的巨大銷售金額、利潤與其積極經營、積累的品牌商譽密切相關,與商標侵權行為不具有直接因果關系,其銷售獲利不能必然全部歸屬到商標侵權賠償金額中。人民法院在扣除商標侵權行為不具有追溯力的部分銷售數額后,綜合考慮涉案商標的使用情況和知名度、被告侵權情節、原告合理維權支出等因素,兼顧“填平原則”和“公平原則”,酌情確定被告寶愛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100萬元。

  原文標題:商標權利狀態不穩定情況下的侵權責任認定——評安格洛聯營公司訴寶愛貿易(青島)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不正當競爭案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本文鏈接:http://www.696923.tw/xyxw/4424.html


熱點閱讀
相關閱讀
一站式服務

新聞中心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wlp@dttc-icp.com

:010-63356993

:13683122353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財富西環大廈2515室

Q Q:3002109295

備案號:京ICP備17011933號-3

胜平负是什么意思